广州限车讨论:“北京模式”还是“上海模式”?

在之前市场有关于广州限车治堵的讨论中,有观点建议向北京的方式学习,也有人倾向于借鉴上海的模式。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限牌的贵阳正是效仿北京的摇号方式。

究竟哪种方式更适合广州?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看法虽有分歧,但多数人还是认为,上海的拍牌模式更为合理。

北京模式

早在北京车牌摇号政策公布之初,长期关注城市交通问题的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就表示,“非常赞同北京的做法!”

他认为,车牌摇号是一种不谋利的做法,非常公平、公正,而上海的拍牌做法在某种程度上造成 “富人才能开得起车”。“交通治堵要下猛药,广州应该学习北京。”他说。

昨日,接受记者采访的盖世汽车网CEO陈文凯也认为,在实际效果方面,上海的拍牌方式和北京的摇号方式是没法比的。“一方面,拍牌是根据汽车需求量的大小,额度是浮动的,没有上限。另外,上海没办法限制外地牌照在该地的使用。”

他解释说,拍牌方式主要是通过增加购车成本来起调节作用,但如果购买者觉得成本太高,可以用个外地牌照,然后在上海开就行了。唯一的差异就是在高峰时段,外地牌照会有一定的限制,其他都差不多,所以现在上海有了很多外地牌照的车。北京就不一样了,它实行额度控制。

陈文凯还说,从治堵和环保这两大目标的实现来看,北京的做法也较上海更为彻底。“从政策的严厉性来讲,它(上海)不如北京,”据他预计,“广州肯定会使用北京的方法,因为要不然就相当于白限了。”

上海模式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上海汽车销售行业协会专家组成员徐宪成有不同看法。

“汽车牌照越来越少,最终成为稀缺资源,所以用人民币来做衡量也是正常的。而且拍牌得到的钱,政府可以用去修缮道路,改善汽车通行的环境。”徐宪成说。

在他看来,北京的摇号方式甚至 “不对”,因为不买车的人都能去参加摇号。

而对于市场上“富人才能开得起车”的说法,徐宪成表示,这并没有什么不合理,这就好像高中生上大学一样,高分的才会给予录取。

“至于广州,我认为最好不要摇号,还是拍牌。当然,最理想的是,能利用一些方法或手段,使得拍牌的价格不要太高。”他补充说。

益普索汽车研究总监叶盛也认为,拍牌的方式比摇号较好。“如果一个城市想对汽车进行限制的话,只能通过价格杠杆来调节,这才比较符合经济规律。”他说,上海拍牌的方式很好地体现了供需关系,但北京的摇号方式可能会打乱一些购买者的消费节奏,而且由摇号产生的政策漏洞亦可能比拍牌更加复杂。

事实上,上海市副市长沈骏也始终认为,拍牌的方式是更有效的。

去年年初,沈骏在该市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加强世博会后城市的长效管理,维护城市安全”专题审议会上表示,北京汽车保有量目前已经达到460万辆,上海是170万辆。而上海的数字相对较小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私车额度拍卖政策。他明确表示,对于私车额度拍卖“还是要坚持”。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广州限车讨论:“北京模式”还是“上海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