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离“董明珠们”有多远互联网突破瓶颈的激进典型

对乐视和它的创始人贾跃亭来讲,2016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

这一年的开始,乐视星光灿灿的发布会和超强的融资能力令人咋舌,这一年的结束,乐视的资金链和PPT上的好故事模式引人质疑。这一年,贾跃亭曾经看着乐视汽车心潮澎湃声音哽咽。这一年,贾跃亭的内部信也让外界担心坐在“火药桶”上的乐视何时进入倒数计时。

资本对乐视曾经的热衷与青睐,显示出了互联网无人比肩的“造富能力”。而资本对好故事的青睐,也让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涉足汽车领域。2016年,互联网正在放下往日的骄傲,向他们曾经鄙弃的实体经济渗透。但等待他们的,却并不一定是胜利女神。

找钱进展

2016年12月28日,乐视公布了找钱的最新进展。

乐视网(300104.SZ)宣布,截至目前其联合贾跃亭、乐视控股已与战略投资者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对本次战略合作范围、合作方式、投资规模等要素进行了协议约定。而它传达的最重要信息是,本次重大事项涉及交易规模预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乐视网同时宣布,战略投资者已经缴纳了诚意金。

这是贾跃亭自曝乐视资金链压力之后,乐视宣布的最大一笔融资。在此之前,乐视致新成为乐视生态内部继汽车业务之后第二个拿到外部融资的业务。

2016年12月20日下午,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对外宣布,乐视致新正在陆续引入投资,钱已经到账了,后面还会有,但正式对外发布还需要看公告。他同时透露,乐视致新投前估值在300亿元以上,“你们可以猜测一下5%是多少钱,10%是多少钱,算一下数。”他说。乐视致新是乐视网旗下子公司,主营电视业务。乐视网持有乐视致新58.55%股权。

乐视致新也还在不断地寻找新的融资机会。一批投资人也出席了乐视致新在2016年12月20日的活动。梁军表示主要想传达积极信号,“我们还有健康的业务,我们还有未来,遇到问题我们会认真对待,超级电视依然要大发展,我们主要是想让未来潜在的超级电视的投资人、乐视网的投资人等能够知道。”梁军说。

而在此之前,烧钱最多的乐视汽车首先在贾跃亭的“熟人圈”里拿到了6亿美元的外援资金。11月15日,海澜集团、恒兴集团等企业与乐视控股签署了第一期3亿美元的投资协议,并表示投的主要是乐视汽车。这些给乐视投资的企业掌舵人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即他们都是贾跃亭在长江商学院的同学。

自曝危机

乐视一连串的找钱行动,源于贾跃亭的一封内部信。

11月6日,贾跃亭首次公开坦承乐视遭遇的资金压力。他在公开信中说,开始让他警觉的是乐视手机乐Pro 3供货出现问题。“近几个月以来,供应链压力骤增,再加上一贯伴随LeEco发展的资金问题,导致供应紧张,对手机业务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影响。”

此时回头再看,乐视体育与国安2016年7月闹出的欠费传闻,已经显示出乐视“钱紧”的迹象。而在这封公开信后,乐视也遭遇了一连串市值缩水、供应链欠款、平仓风波等一连串的负面危机。

贾跃亭在公开信中坦承乐视融资能力不强。但在贾跃亭向别人讲述它复杂的生态故事时,乐视旗下各业务也在市场上获得了让其他企业难以望其项背的巨额融资。

Wind数据显示,乐视的融资记录显示其所有业务共计融资近500亿元。

其中,上市公司乐视网自2010年上市以来通过IPO、定增和发债直接融资92.89亿元。贾跃亭家族还频繁通过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进行融资,以输血乐视旗下各子业务。

而在非上市公司部分,《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根据乐视此前公布的数据进行粗略整理,乐视影业、乐视汽车、乐视体育、乐视手机等业务拿到的融资金额超过200亿元人民币。而由于有明星等人的参与投资,乐视推出的每一个融资业务都成为当时的明星项目。

乐视备受资本青睐并非没有原因。截止到现在,贾跃亭已经一手将乐视从一家在行业内并不靠前的视频网站,打造成拥有内容生态、手机生态、体育生态、互联网及云生态、大屏生态、汽车生态及互联网金融生态七大业务的庞大公司。而贾跃亭反复提及的“生态化反”已经从让人一脸迷茫变成了人人都要提及的时髦词汇。

但在听了太多情怀和故事后,逐渐冷静的投资者们要看的是实实在在的利润。贾跃亭对资金链危机的坦承,以及对乐视融资能力不强的定语,无疑正击中了投资者心中那根敏感的怀疑神经,乐视融的钱还不够多么?到底要融多少钱才能让贾跃亭画出的美好“大饼”变成现实?

梁军在12月20日的活动中表示,乐视现在遇到的资金压力,主要在于车的大量投入和手机供应链的资金。“贾总在两周前也提到了,我们会在3到4个月之内,逐渐让业务恢复正常,或找到解决的方法。”他说。

造车风波

造车是乐视陷入负面消息漩涡的暴风眼。

最新的挫败是CES大战前,乐视合作伙伴法拉第未来(FF工厂)的两位高管却临阵辞职。外媒消息称,近日FF工厂原全球首席品牌与商务官Marco Mattiacci和原产品营销与市场推广规划负责人Joerg Sommer两名公司高管离职。

这对宣布将在2017年1月3日举行的CES上发布首款量产新车的FF来说,无疑是不小的打击。贾跃亭曾表示,那会是一场震惊世界的发布会。而这场发布会更关键的是,它的成功与否将直接影响乐视接下来的融资进展。

在此之前,FF工厂停工的消息不断传来。而因拖欠账款,FF工厂还遭遇两起诉讼。

近日,FF工厂被其供应商富卓(Futuris)公司告上法庭,称其拖欠款项超1000万美元,其中有近700万美元欠款已经逾期超过30天。

在FF工厂屡遭质疑的背后,汽车也是乐视七大业务中最烧钱的一个。贾跃亭在11月6日发布的公开信中也提到,汽车自有的一百多亿资金已经烧完。而除了海外的巨大投资外,2016年8月,乐视曾宣布将浙江莫干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建设汽车产业园,未来投资将达到200亿元。

乐视正在兑现自己的承诺。12月28日,乐视生态汽车产业园正式动工。乐视超级汽车(中国)总裁兼COO张海亮表示该产业园面积约4300亩,包含汽车智能生产区、产业配套园区、体验园区等,一期项目规划投资约110亿元,面积将超过2000亩;一期二期项目都建成后将有望实现40万辆的总产能。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一期项目规划投资约110亿元,这个数字比乐视当初宣布的60亿元多了近一倍。而按照公开消息,乐视目前仅是以2.79亿元拿下1350亩地块。这离其规划的200亿元显然还有很远距离。

集体选择

乐视因为在互联网造车上的激进备受争议。但事实上,资本对互联网造车这个故事的青睐,让众多互联网企业都燃起了野心勃勃的造车梦。

传统制造业最为头疼的资金问题,在互联网企业面前都是“小菜一碟”。蔚来汽车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十几亿美元的融资。而车和家则在2016年5月宣布,在其成立的10个月里,总融资额已超过25亿元,估值30亿元。

而作为互联网大佬的BAT也都不同程度地涉足互联网造车领域。这一年,阿里联合上汽推出了搭载YunOS的互联网汽车。百度的无人车也在乌镇进行首次在开放城市道路上的运营体验。

2016年11月,腾讯与台湾鸿海集团以及和谐汽车合资成立的新能源车公司和谐富腾,在江西上饶宣布落实首个纯电动车生产项目,投资额达133亿元人民币。

但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是,鸿海方面的相关代表却缺席了这次发布会。有消息称,原来持股30%的鸿海已经决定停止对整车项目进行投资。而鸿海此前在这个项目中的角色是“负责汽车项目的生产制造”。

与实体经济相比,模式是互联网企业最爱提起的创新。贾跃亭曾经表示,乐视汽车项目并不是单纯依靠汽车盈利,更多的是通过汽车生态圈赚钱,“莫干山项目将向战略合作伙伴全面开放,在生产制造、车联网产品开发、供应链采购、市场拓展、售后、充电体系等方面深化合作。”

但模式创新的成立,应当建立在汽车能够量产并且质量过关的基础之上。而这对有PPT情怀又有故事的互联网企业,显然才是最大的考验。

在互联网造车中的诸多挫折背后,互联网经济曾引以为豪的蒙眼狂奔和野蛮生长都需要回归理性。站在互联网的资本风口,猪也能被吹上天。这句话曾被认为贴切地诠释了互联网经济的盛行,但谁想过风停之后呢?或许这个问题被认为无需考虑,只要不断地等风来就好。


互联网造车 董明珠 ​乐视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乐视离“董明珠们”有多远互联网突破瓶颈的激进典型